霜降

当时如何不惘然。

【金光|御姐群像】榴花围城(4)


↓ ↓ ↓阅前须知 ↓ ↓ ↓

 

⚠️本文中会出现几对主要CP:凰焰、梅音(GL)、藏姚(BG)、王相and未(BL)。如有不适者请由此折返。

⚠️王相是爱情,本人是王相不拆不逆的死忠粉。未是单独的个体,并没有箭头。在我心中她是个独立智慧的女性,我很欣赏她。

⚠️本人从不恶意抹黑笔下任何角色,不恶意拉踩任何一对CP,我由衷的从心底里尊重并且喜爱他们。如果我的部分设定使各位感觉不适或者不喜,在此先致以诚挚的歉意。

⚠️欢迎各种合理的批评和指正,欢迎理性的探讨。拒绝恶意撕逼和ky。佛系作者,不引战,但也不怯战。

 

以上。

感谢各位的阅读。

 

 

——分界线——

 

 

许久,未珊瑚轻轻“啊”了一声。

凰后不是很满意她这个反应:“你这'啊'一下是什么意思?”

“我刚刚在想,长琴无焰是哪个……”未珊瑚卡壳,猛然醒悟,“哦!我想起来了,是不是初中隔壁班的那个?”

凰后怜悯地看了她一眼,仿佛在看傻子。

“你这个记忆断代也是蛮厉害的,她明明小学高中也和你隔壁班,可你居然只记得初中。”

未珊瑚认认真真地把记忆里每个角落都扫了一遍,才说道:“不是啊,我记得小学起我和你就开始争第一,到了初中杀出来一个长琴无焰,我就开始莫名在第二和第三间徘徊。高中的时候我就开始准备出国,对校内的成绩也就不太上心了。”

她越想越觉得没问题,理直气壮地问:“所以我对她初中时候的印象比较深刻有什么不合理的吗?”

“没有,你连这点鸡毛蒜皮疙瘩大的事都能记得住,可见女人是睚眦必报的生物。”凰后敷衍地奉承一番。

未珊瑚被绕了一圈,想到话题开头,觉得哪里不太对。

她试探地问:“长琴无焰要回来,跟你有什么关系?我不记得你和她有什么交集啊。”

凰后一脸高深莫测的神情。

未珊瑚不由得往另一个方向开了个小玩笑:“莫非你们之间……”

“嗯。”

这一下惊吓非同小可,未珊瑚差点从藤椅上噌地站起来。

“可我怎么隐约记得长琴无焰高中的时候有男朋友啊?”

凰后无语:“你不是高中的时候都不关心校内的事情了吗?连谁考第一都不知道,这种花边新闻你还记得挺清楚。”

未珊瑚不免要为自己正名,辩解道:“有爆点的事情才使人印象深刻。话说回来那这又关李剑诗什么事?你们关系真乱。”

“我看你才是想多了吧。”凰后深感槽多无口,“星月这一对和长琴无焰大学是同一个音乐学院的,三人成名前曾在一个古典乐团待过,李剑诗和她还是同班同学。”

“啧啧,如数家珍啊……我出国那几年你们究竟是发生了多少事啊?”未珊瑚仿佛损失一个亿。

今夜酒意上脸,她如从前般赖在凰后边上撒泼,故作心痛无状:“连李剑诗都知道你居然不告诉我!”

凰后按住她的肩膀:“冷静,姐妹。首先我并没有告诉李剑诗,应该是因为长琴无焰不直接来找我而是转托于她,她那么聪明自己大概猜到了一半。其次我现在正打算告诉你,你不要插话。”

“八卦果真是女人的天性。”未珊瑚感慨道,“不管多聪明的女人都不能免俗。”

“非也,八卦的是李剑诗,而你属于自己感情干涸太久,只能靠听别人的故事望梅止渴。”

凰后趁未珊瑚暴走前立刻把话题带到下一节:“要怎么说呢……我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印象,她是一个怎样的人。”


未珊瑚的记忆力不差,她印象中的长琴无焰一直非常低调。

那是青春期刚刚开始发育的年纪,用来描述一个小女孩的词语十分匮乏,所以即便长琴无焰上了初中之后忽然在学业上一鸣惊人,但因为性格使然,别人说起她来也就是一个文静内向的小姑娘。

凰后是个与之完全相反的类型,且这样的两个人站在一起,别人的目光必然先聚焦在凰后身上。

事实上凰后在很多年间都没有留意过这个一直和她争夺年级第一的女生,她潜意识里自己和书呆子向来没有共同语言。

“我也记不得了,好像高一那年她背了把琴在校会上弹了一首曲子。”凰后回忆道。

校会乏味的令人打瞌睡,凰后几次想偷偷溜走,碍于守在门口的老师而忍耐住。

直到弦响,曲惊四座,她好像才从牢笼中被释放出来。

散会后凰后和长琴无焰遇上,两人并肩走了一段路。凰后说:“有意思,你居然还会弹琴。”

长琴无焰低头笑了一下,没有说话。她对人一向温和,好似对凰后在人前立誓“一定要把长琴无焰从第一名上拉下来”这件事浑然不知。

凰后就算是想要趁机挑衅一下,也如一拳打在棉花上般忽感无力。

后来她陆陆续续听说,长琴无焰的父母是资深音乐家,结婚多年一直琴瑟和鸣,可惜因意外殒命。而负责照顾她的二叔则是个地道的商人,并不支持长琴无焰走她父母的老路。

可天赋这种东西非常固执,有些热爱和渴望是天生的,屡禁不止。

长琴无焰看似柔弱但意志坚定,宁可搬离了二叔家中,也要坚持学习音乐。她二叔也生气于侄女的忤逆和倔强,是故除了生活开支外不再支援她一分钱。

她一贯是好脾气,可竟没有什么交心的朋友,身边只有一个早恋的男朋友支持她走这条路。

幸亏老师们大多怜惜她的才情,帮着介绍了几份家教的工作,来维持她学习艺术的开销。

尚未未成年的凰后听说后只是冷笑道:“幼稚的情爱。”

她和长琴无焰关系算不上朋友,除了考场上无声的厮杀,几乎没有什么交集。可是一旦你留意过一个人,她的消息就好似源源不断地传来,无孔不入。

包括上厕所的时候都不能避开。

尤其是女生上厕所喜欢结伴,因而厕所也成了背后语人是非的圣地。

凰后隔着门板都能听到门外不加掩饰的嘲讽。

长琴无焰内敛,凰后恣意,年级里不乏有人拿她们出来对比。

有对比就有高下,凰后虽然不喜欢长琴无焰成天淡然似水一副端着的样子,但更厌恶背后伤人的行为。

在外间的评头论足上升为人身攻击后,她打开厕所间的门问道:“说够了吗?”

“然后呢?”未珊瑚好奇道,“你怎么教训她们的?”

凰后架起脚:“我高中的时候就开始穿高跟鞋了,踩一脚大概也会痛上好几天吧。”

“那长琴无焰知道你见义勇为了吗?”

凰后摇了摇头:“她没有任何表示。”

她原本也不想要长琴无焰因此感谢她,好像她出手就是为了让长琴无焰仰望感谢她一样。她教训别人也只不过是出于自己的道义,两个人就保持这样平等的竞争挺好。

但后来有一次两人遇上,循着近日一些流言蜚语,凰后有些说不出的意难平。

“你真的每天放学去做家教?所以你教人家练琴,其实主要是给你的病秧子男朋友筹钱治病?”

长琴无焰刚从老师办公室喝茶出来,神情看不出有异,面对凰后的诘问,不卑不亢地点了点头。

一来一往,两人直白得竟一时沉默无言。

“你自己觉得你们配吗?”

“配是什么要用眼光来看待呢?”长琴无焰轻声道,“世俗的标准并不能衡量一切。”

凰后本来就比长琴无焰高那么一点点,踩着高跟鞋更加居高临下。

她几乎是教训的口吻,对长琴无焰说:“我真是搞不懂你找个男朋友干什么?你一个人就把两个人的责任都扛上了,他要是个男人就不该让你这么辛苦。”

长琴无焰的神情在昏暗的白光路灯下显得格外柔和,她笑一笑:“感情的事情从来没有一人一半分的那么均匀,都是自愿而为。”

“爱一个人就应该保护她不受一切伤害,不是吗?”凰后不屑道,“他能保护你什么?他甚至连阻止别人在背后侮辱你都做不到。”

“别人侮辱我,我又何须在意?”长琴无焰无意继续话头,转向凰后致谢,“不过还是要多谢你和我说这一番话,感谢你的关心。”

凰后嘲弄道:“别自作多情,你这样子太蠢了,不配和我竞争高低。”

长琴无焰脸上笑意更深,她顿了顿,背着琴走了。凰后只觉得那个笑容包含了被看穿的一切,叫她一时哪里都舒服不起来。

凰后从来都不觉得她帮长琴无焰一次,两个人就是朋友。她有她的骄傲,渴望一个与之匹敌的对手,并不希望两人之间的竞争和较量受外物所影响。不过既然长琴无焰对现状一派安之若素,她又何必再多管闲事。

于是之后的高中生活倒也相安无事,只是再没有什么说得上话的交集。

没料到上了大学后,托李剑诗这个中间人的福,两个人的关系看起来和缓了不少,外人眼中倒也勉强是做成了朋友。

年岁渐长,人都是在愈渐成熟。凰后就算仍旧争强好胜,也不会流于表面,像少女时那般把骄傲写在脸上。况且不在一个专业也没有了争锋相对的理由,她受李剑诗等人的影响,开始有些欣赏长琴无焰的才情了。

长琴无焰成年后就不再需要叔父抚养,家中对她的约束力越发淡化,在才艺这方面不需要遮掩,一改从前低调无闻。自加入乐团后,她慢慢的也小有名气。不假时日,更有“胜弦主”的美名。

未变的是她仍旧是忙碌的,聚会都很少参加。凰后偶尔问起,李剑诗笑笑:“大概是要考虑终身大事吧。”

凰后便不再多言。

直至各奔东西后的不久,凰后听说长琴无焰高中时的男朋友还是没能熬过生死关。她有过惊讶,想想又觉得在意料中。诸多情绪里,唯有一丝不可名状的窃喜,在一个疏忽间钻出,让她坐立难安。

也是这时,李剑诗走脱不开,打电话来求援。因为担忧长琴无焰情绪低落,加上她家中人又几次三番去她公寓劝她回家,怕给此刻的心境雪上加霜。

凰后答应了。而长琴无焰对这件事也没有什么异议,平静的收拾了自己的东西,搬去凰后家暂住。

她太过于风平浪静,反而令做好准备应对情绪失控者的凰后无所适从。数年旁观下来,凰后觉得长琴无焰对故去的男友还是有几分真感情的,可又无法解释她此刻的从容。

晚上洗脸的时候,凰后走到她旁边盯着她,忍不住问道:“你不是心里看重那个男人看重的要死?你哭两声也不为过。”

长琴无焰擦干脸上的水,镜子里的一张脸素白太过。微微沾湿的鬓角贴着脸廓,显得格外伶仃可怜。

“你们不就是想看我正常又不让人操心的样子吗?我若是痛哭流涕,你们又不知道该怎么劝慰我。”

“我没这么说。”凰后表态,“不过我觉得不为男人寻死觅活是明智的决定。”

“凰后。”长琴无焰直直地看着她,“你今天来找我,不正是怕我一个人在公寓里会想不开吗?你,甚至旻月,都是这么想的。”

“为男人死是最愚蠢的。”凰后重申一遍,“但是没人不让你伤心。你男人死了,你当然可以哭一哭。但也只是哭一哭。”

长琴无焰笑容里有淡淡的讽刺,反倒她整个人不再显得那么飘若谪仙。她把毛巾搭在架子上,正视镜子里的自己。

这一点讽刺让凰后倏然回忆起大学聚会里有一晚聚会,长琴无焰喝了些酒,被人问了为什么对那么多追求者视若无睹,只专情于现任男友。

长琴无焰恍惚片刻,笑说:“壮士死知己,提剑出燕京。”

长久以来心头笼罩的疑云被撕裂一道口子,转瞬便云破月出,豁然开朗。但没空深思,凰后的思绪被她下一句话牵引。

长琴无焰道:“死者长已矣,哭一哭也就是以尽哀思,并没有太大作用。”

“你一天不当神仙会死吗长琴无焰?话说的漂亮,可你表现出来又是什么样子。反常即妖,你觉得你表现出来的在外人眼里真的是令人放心的吗?”

“凰后,难道人这一辈子,一定要活在别人眼里吗?”长琴无焰第一次打断别人说话,“自我父母去世后,我无论如何循规蹈矩,在别人看来都有离经叛道的意味。我和我父母一样热爱音乐,叔父便说我和家里赌气;我和他走得近些,便说我青春期叛逆。我成熟冷静,你们却觉得我伤心过度反常即妖。既然人都爱为难别人,我又何必为难自己?”

长琴无焰在高中的时候有个外号叫“灭火器”,别人再大的火气遇上她的好脾气,都会不自觉冷静,很难继续发作下去。可凰后却觉得,她遇上长琴无焰只会越来越火大。

凰后的火还没有发起来,就看见长琴无焰眼眶里有一滴摇摇欲坠的眼泪。

坚韧又倔强,在决堤的当口,想要悬崖勒马。

这滴眼泪没有冲出眼眶,却意外冲垮了凰后原本想要和她说的话。

“难看死了。”凰后好看的眉毛皱在一起,嫌弃地说道。

她忽又一言不发,一把揽过长琴无焰的肩膀,依旧是居高临下的姿态。

然后她轻轻地亲了一下长琴无焰的嘴唇。

时间的短长已经回想不起来,凰后更不记得她有没有手抖露怯——或许骄傲如她已经刻意忘记了这些回想起来令人不快的细节。

只记得亲完以后为了掩饰尴尬,她挑剔道:“你嘴唇都起皮了。”

长琴无焰怔怔地顺着她的话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凰后不得不在心里承认她刚才说的都是托词,其实真的很柔软,就像心里不足为外人道的某处。

再之后,长琴无焰就不辞而别了。


“说完了,可以发表你的看法了。”

凰后拿起一罐啤酒,气体涌出的时候发出“嘭”地一声。

未珊瑚陷入了沉思:“我竟然都不知道你居然……还是长琴无焰,这是什么魔幻现实剧情。”

“艺术来源于生活,没什么不可能的。”凰后耸了耸肩。

“你觉得,就你现在想想,”未珊瑚纠结于措辞,她有些拿不准凰后现在是否还介怀,“是你把长琴无焰吓跑的吗?”

凰后送她一记白眼:“我是什么洪水猛兽,至于把她吓成这样?”

“大家都是成年人,哪有为了躲一个人就跑出国去,你以为是偶像剧吗?”凰后道,“不喜欢就拒绝,谁也没心思纠缠下去。她当时出国是因为已经和魔世公司联系好了,只是时间仓促,没机会告诉我了。”

未珊瑚怎么会听不出她的言不由衷,只是不想戳破这套冠冕堂皇的说辞。

即时通讯的年代里,哪有来不及的道别。

去魔世或许是真的早有决定,仓促亦然,而长琴无焰未必就没有逃避的心思,不然为何没有留下只言片语,还恰恰就在那一晚的唐突之后。

未珊瑚能想到的,凰后更是在当年就能想到。只是人都愿意相信自己想相信的,她情愿长琴无焰如自己所说,而不是因为那一层她不愿深究的原因。

“那她现在回来,还经由李剑诗告诉你,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凰后摇头,“聪明如她的心思,我也无法真正了解。”

未珊瑚只得干巴巴地安慰她:“也许是好事呢。”

然她对感情一道只通了六窍,只能换来凰后不屑的一瞥。


姚明月一觉睡醒的时候家里只剩她跟未珊瑚。

未珊瑚生活素来有规律,即便赋闲在家仍旧按照上班的生物钟起床。姚明月下楼的时候看到她正在看电视,多瞄了两眼发现是财经新闻。

“不是我说,这种东西真的很有意思吗?”有些人一看到数字就脑瓜疼,姚明月不外乎如是。

“以前是工作需要,现在我只关心我前夫的公司股票到底什么时候跌停。”未珊瑚惬意道,“反正我一个子儿都拿不到,大家有难同当多好。”

姚明月默默竖起大拇指:“女人的报复心真是重逾千钧。”

未珊瑚不置可否,轻轻带过这个话题:“我以为你会睡到下午再起,已经在考虑中午吃什么外卖了。”

“又是外卖,你的生活真的是非常无趣啊。”姚明月往沙发上一倒,乱蓬蓬的长发像海藻一样铺开,衬得她脸蛋格外的小,“你今天没事做吗?”

未珊瑚看她脸上落了几缕散发,心里替她发痒。

清了清嗓子道:“我现在提前进入中年危机,事业家庭双破产。我没有想不开以泪洗面就不错了,哪有心情投入到新的战斗中去。”

“麻烦你下次说这么伤感的台词的时候能不能收敛一下笑容,嘴角都要咧到耳根后头去了。”

“好的大明星。对簿公堂前我会记得先跟你学两套哭戏,好让法官对我心生怜悯。”未珊瑚一贯虚心求教。

姚明月舒展了一下身体,借势靠过去。一双柔软的手臂箍住未珊瑚的肩膀:“那都好说。不过今天借你一天,陪我出去一趟。”

“你今天有什么事?”

“约了认识的导演看剧本,缺个经纪人。”姚明月眨了眨眼。

 

=TBC=


——碎碎念——


其实这个长琴阿姨的男朋友是谁大家就自己对号入座嘛,因为是百合线就不牵扯别的cp了。

请大家不要撕_(:з」∠)_


评论 ( 21 )
热度 ( 75 )

© 霜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