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降

当时如何不惘然。

《冷风吹》长评

文评写的比原文好系列。

真滴!

我错了我永远爱悦悦|・ω・`)但你林某人也别想逃避填坑啊

林悦_玩的好呀:

@霜降
我不是一个喜欢写评论的人,说真的,我不爱评价文这种太过灵性的东西,霜仔这篇从我知道是刀开始就明白自己一定会一边哭一边接着磕,她昨天发来上半部分的时候我还在确认是不是真的就刀了,她说给个开放结局,我觉得还算有良心,看到下我真的淡定不了了,真的应了我说的一边哭一边还要磕的话。


真不会写评论,先圈出文中最戳我的几个点吧,一是赤羽找到千雪罗碧时暗自质问自己是否承担起作为一个朋友的责任的时候,我深深地触动了,心酸得不行了,他总是这样,任何事都把责任分给自己一些,心疼又心酸。


二是温皇自嘲如果死的是他,他于赤羽而言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这里,霜降说这篇是看了我的前任想到的这样的写法,如果说我的文里,赤羽把自己放在了一个温皇附属品,不重要的位置,那么在这里我的解读,温皇说到这样的话,联系到前面两个人打电话时他说的两段话,说如果赤羽没有打电话给他,那么他一点希望都没有了,温皇在这段感情里从一开始就意识到了问题,于是他似乎也在尽量把自己的地位放的低一点,让自己明白对于赤羽来说自己的重要性低一点,让他自己好受一点。(这段纯粹是我解读过甚)


三就是最后的一句话了,也许此生只有走到岁月尽头的岔路口,是是非非才敢轻言一句绝对,我抑郁了,写不出糖了(你是在逃避填坑!!)其实最后这句不算虐,非常的开放,真的很开放,但以至于我想的太长,想到他们互相折磨一辈子或是某人先娶妻生子至死方休,更害怕至死温皇都没有重新得到赤羽的爱,没有得到原谅,而赤羽一生活在纠结中,深仇情爱交织在一起,他的痛苦并不低于温皇(好的你的剧本脑补完了)我不能想太多,手动再见
霜霜这篇复健写的很好,我自认心里承受能力很强了,但我现在真的抑郁了呀呜呜呜呜,我觉得我自己写的糖都没办法填补,我也像赤羽一样对霜霜爱恨交织,一边哭一边爆磕,呼,我要冷静一点。


一时搞不定的都交给时间,十年,二十年,总能想明白要如何,情之所钟与“弑友之仇”,总有一个会胜过另一个,而到最后,不论选择哪一方,最痛的都是赤羽,这篇文用本质上根本就是开放性be,让你自己选一把刀,我恨不得霜降直接给我一刀,也不要让我这么脑补啊啊啊啊啊啊!!!告辞!你霜某真是个狠人!

评论 ( 1 )
热度 ( 10 )
  1. 霜降林悦_轻衣负剑 转载了此文字
    文评写的比原文好系列。真滴!我错了我永远爱悦悦|・ω・`)但你林某人也别想逃避填坑啊

© 霜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