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降

当时如何不惘然。

【金光|温赤】有病喷药(2)

解释一下这个看似BO混宿实则ABO混宿的寝室的合理性。

首先温皇装O,他也喷抑制剂,只不过他是为了抑制作为alpha的信息素。

默苍离是B,他接收不到AO的信息素。

竞日作为寝室里唯一的O,已经被千雪标记过了,对其余alpha的信息素不敏感。

而本文的校园设定里O和有伴侣的A都是有生理假的,到了发情期竞日就和千雪出去过了。温皇作为“单身O”躲在寝室里,拉上床帘一边喷抑制剂一边尬演,直到把默苍离逼走,他就可以安详地躺在床上了。

毕竟他装O的目的只是为了偷懒休假。

 

——正文——

 

赤羽信之介的言论打破了长久以来AO之间的那道塑料屏障,帖子下面迅速集结了一片支持者。

其实这种情况也是情理之中。世上的事物总是相对存在,有O权主义,自然也有反O权斗士。目前的大环境对Omega算得上是非常友好,并不存在群体压榨的现象。况且情感上人总是对弱者抱有怜悯,大多数A对O争取的那些小特权大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计较起来倒像是失了A的强者风范。

但Alpha们不说,不代表他们真的能一直容忍下去。不久之后Alpha们退步退到一定限度,矛盾就会爆发。

偏偏这个赤羽信之介就是如此的清新脱俗不拘一格,抢先将矛头挑了出来。

“压缩生存空间……”温皇高深莫测地摸了摸光滑的下巴,“眼光真毒辣啊。”

一切自然与社会资源有限,同理,学生会资源更加有限,默认ABO占据等份比例。但温皇之前那段洋洋洒洒要求提高Omega福利的发言要是想实现,的确是会超出Omega的定例。只不过资源的分配没有明文规定,即便超额挪用,寻常校友也注意不到。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既然都正面对上了,总得先摸清楚对方是什么底细。

温皇转头问两位室友,“这个赤羽信之介是什么人?”

竞日摇了摇头:“不熟悉,听名字应该是国际部转到本校区来的吧。”

“为什么不问问神奇凰后呢。”默苍离卖同系手足卖得相当顺畅。

说的也是。

温皇的自知之明难得上线,想着和凰后不算熟悉,于是斟酌了一下,给她发了个论坛私信:“在?做个情报交换。”

凰后回的很快:“交换什么?”

“想要知道4.0上发帖的那位赤羽信之介是什么人。”温皇瞥了一眼正在刷O版的竞日,“给你透露一下千雪和竞日的八卦。”

凰后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他们的事还需要你透露?传统AO恋,手挽手走在路上信息素散发着一股子酸臭味。”

温皇不紧不慢地敲着键盘:“那如果我说他们昨天吵架冷战了呢?”

“说来听听。”

“你先告诉我赤羽信之介的事。”

凰后暗骂一声,坐在电脑前捋了捋头发:“你说那个新上任的学生会副会长?听说管财务是一把好手,原来在国际部主持大局,今年转到本校区来了。”

她点开网页扫了下最新的数据,似笑非笑,“你可别和我说连你也对他有兴趣。”

“哪个兴趣?”温皇问,“也?”

凰后鄙夷道:“我管你对他是哪个兴趣。”

“O权意识觉醒了,梦中情O榜单不吃香了。”凰后有点伤感,“Omega们也要票选心目中的梦中情A,这个赤羽信之介有望和史艳文一争高下。对了,千雪和竞日到底为什么吵架了,居然还冷战?冷战多久?”

温皇:“唉,千雪昨天点外卖的时候忘记去香菜了,竞日很挑食的你知道的吧,回来足足生了五分钟的气,整整五分钟都没理千雪,千雪太惨了。”

凰后:“……”

凰后:“神蛊温皇,你他妈有病?”

在凰后处空手套到白狼,温皇心满意足,又刷了刷4.0想看看有没有更多关于赤羽信之介的信息。

没想到真让他刷到了,还是正主发的。

“赤羽信之介[Alpha]:明天下午三点,学生会礼堂前,学生会将公开汇报财务明细,欢迎广大同学前来参与监督。(一分钟前)”

真是不容人辩驳的强势,具有领袖型Alpha的特色。温皇被隔空呛了一脸,哑然失笑。

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敲了几个字,最后又一一删去。

最后他摸出手机给千雪发了个信息。

片刻后——

千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温仔你是不是有病啊,亏你想的出来!”

温皇:“照做就是了。”

不再理会另一头千雪的纠结,他独自望了望窗外,兴致盎然。

赤羽信之介,会是怎样的Alpha?

 

次日下午三点,学生会大礼堂前的空地上临时搭了个台子。一众从国际部转来的干事神情肃穆,秩序井然地站在赤羽信之介身后。

台下乌压压一片人头,挤在一起窃窃私语,纷纷表示如果台上的人换件民族服饰腰间再插把刀的话,莫名有种日本黑道开会的既视感呢。

旁边的技术人员调试完扩音设备,举了个OK的手势。赤羽信之介敲了敲话筒边缘,观众席迅速安静下来。

“承蒙诸位同学的信任,由我赤羽信之介接管学生会的财务,在下务必竭尽所能维护所有同学的经济权益,做到财政公开透明。欢迎大家对我进行监督和指正。”

他上前一步,朝台下鞠了一躬,身后的干事们也跟着鞠躬。

没想到开场就这么直白高能。沉默两秒后,台下响起了潮水般的掌声。

“想必大家对4.0上的帖子都有所了解,接下来要说的正是针对校内某些毒瘤O权人士,打着Omega的幌子破坏校园ABO的和谐。”

温皇和千雪来的时候,赤羽复述着他在论坛上的发言,讥讽道:“……难道我们校园内的Omega已经弱到站不起来了,必须指望用Alpha的资源为Omega投放共享轮椅?那是不是还要再配备专员为他们推轮椅?谁去推?Alpha,还是Beta?”

“那个,我有话要说。”

赤羽的话刚说完,温皇站在人群后清了清嗓子,朗声说道。

诧异的人群纷纷向后看,复又如摩西分海般向两边挪了挪,自觉辟出一条道来。

赤羽信之介循声望去,一张脸瞬间黑如锅底。

温皇软软地瘫坐在轮椅上,一脸无辜地迎上赤羽的视线。千雪原本站在他身后推着轮椅,众目睽睽下忍不住抽出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脸,试图捡回一点脸面。

“我听说,赤羽大人要为Omega投放共享轮椅。只是苦于限制条件太大,会占用别人的时间来帮忙推轮椅?”

赤羽冷哼一声:“这位同学,请勿断章取义。我并没有说……”

“赤羽大人幸会,在下神蛊温皇。”温皇笑容满面地做起了自我介绍。

你哪只眼睛看见人家想询问你叫什么了,更何况打断别人说话实在是很不礼貌啊温仔!!!

千雪在内心“嗷”地叫了一声,恨不得此刻与温皇划清界限,又恨不得此刻和他心灵相通,好叫他听听自己那连珠炮弹般说不出口的吐槽。

当然,上述两项都不成立。

温皇无视吃瓜群众的审视,热忱地对赤羽说道:“其实不必要这么麻烦的,我可以为赤羽大人演示一下。”

他偏头示意千雪。千雪放开仅剩的一只手,倒退两步,不敢去看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温皇煞有介事地摸索了一下轮椅旁的按键,然后从容地驾驶着轮椅“咻”地一下从人群后面移动到了台前,仰头道:“其实只需要投入这种全自动的轮椅,就可以彻底解决人工难题了呢。至于供货商我都联系好了,孤鸣家专注医疗器械,看在学生会为民谋福祉的份上,可以打九五折呢。是吧,千雪?”

千雪蹲在地上背过身去,完全没有回他。

居高临下的赤羽信之介闭起眼,拳头捏的噼里啪啦作响。

霎时间强A的气场震慑全场,围观者不乏Omega,有的O体质偏弱,难免受到影响,不得不掏出抑制剂开始狂喷。

赤羽身后的干事们紧张地围上来,内心天人激斗:一会打起来的话,是要按照校园保护Omega公约拉开这个该死的O呢,还是跟着副会长一起揍人表忠心呢?

幸运的是,在场面彻底失控前有人打电话叫来了史艳文,随之而来的还有看热闹的藏镜人。

见到千雪和温皇,藏镜人的脸也黑了,在史艳文好言好语和赤羽沟通的时候,他快步上前一把揪起了温皇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你一天不闲着会死吗?”

温皇叹了口气:“好友,作为一个强A,你是不是应该离我远点避避嫌,毕竟我只是一个柔弱的Omega。”

藏镜人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神蛊温皇,刚刚我远远看见,你要不是坐着,整个人都快贴到赤羽信之介身上了。这会子你跟我避什么嫌?”

千雪挡着脸走过来劝架:“藏仔藏仔,你先放开温仔,他一个Omega没有你力气大,会被你勒死的。”

藏镜人深吸了一口气,把温皇塞给千雪:“赶紧的带着他走,趁现在快点走,还真想挨揍是吧。”

千雪犹豫地看了看一脸怒容的赤羽,藏镜人瞪他:“快,回去以后让他少出寝室。”

千雪不敢耽搁,把温皇架回轮椅上,推着轮椅飞快地逃离现场。

“好友,我可以自动调节的……”

“温仔啊你就别再添乱了,你看看你把那个赤羽气成什么样子呢。话说回来,就算是作为Alpha,他的气场也是真的很强啊,那么多Omega都被影响了。”千雪一边跑一边感慨,“不过温仔,你一点没受影响吗?”

温皇道:“当然,你看我不是都站不起来了吗。唉,赤羽大人当真气势凌人。”

千雪:“……你怎么和别的Omega犯病的姿势不太一样?”

 

温皇被运回寝室的同时,论坛上已经炸开了锅,就连平时一贯沉寂的长城版块也难得参与了讨论。

可惜当事人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帖子,凰后的私信就弹了出来。

凰后[Alpha]:你做了什么?论坛上到处都是你和赤羽信之介的消息。

凰后[Alpha]:怎么,你也被影响到发情了?

凰后[Alpha]:躲起来喷药呢?

温皇[Omega]:咨询你一下,你们数据组支持后台刷票吗?

凰后[Alpha]:?

温皇[Omega]:我想给梦中情A刷个票。

凰后[Alpha]:刷谁?刷多少?

温皇[Omega]:帮我给赤羽大人刷点票,10块钱100票你看怎么样?

凰后[Alpha]:……

温皇[Omega]:太少了是不是?那就10块钱1000票吧,这都好商量,你先刷着。

系统提示:凰后[Alpha]已将您移入私信黑名单。

 

-TBC-


评论 ( 28 )
热度 ( 180 )

© 霜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