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降

当时如何不惘然。

【金光|温赤】有病喷药(1)

校园ABO设定。原梗来源于网络,老温A装O。


沙雕预警!OOC预警!引起不适请自动退出。


CP预警:温赤(双A)、杏默(双B)、千竞(AO)。可能有其余官配。


 

——正文——



竞日孤鸣回到寝室的时候,太阳还没完全向西坠落,偏近黄昏时分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寝室里。他的两位室友一个仰倒在床上,拿着本杂志声情并茂地朗诵着;另一位捧着电子书端正地坐着,时不时评论两句。

这场景配上柔和的光线实在是太过美好,如果画面的主角不是神蛊温皇和默苍离,竞日孤鸣的脑海里一定会闪过“父慈子孝睦邻友好彩衣娱亲千秋太平”等等词语。

“……他的气息就像是深山里幽微的麝香,暖而暧昧。”神蛊温皇念道,“下一条也很有意思:他的气味就像一杯桂花酿,绵密醇厚,甜得醉人,却不辣喉。”

默苍离道:“这是写香评还是写酒评?这也能算精选留言?写成买家秀都要被怀疑可能是刷单。”

温皇看了一眼杂志封面上写着“主编凰后”,微微一笑:“八卦杂志嘛,语言怎么包装不重要。”

“从粉丝看正主,感谢这些O性恋。”默苍离面无表情,“我现在对于愚蠢的气息有了具象化的概念。”

竞日孤鸣听到这里隐忍不住了,直觉上膝盖似乎有点疼,他倚着门问:“你们在说什么?”

“在说你。”默苍离补充道,“你粉丝眼中的你。”

竞日孤鸣一头雾水,温皇把杂志抛给他,解释道:“一年一度的校园梦中情O票选,恭喜你榜上有名。”

他翻了翻杂志,刚刚温皇念的就是上榜候选人的精选粉丝留言。看到这些羞耻的形容,再想到默苍离刚才的吐槽,竞日孤鸣瞬间从脸到脖子全红了,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怎么的。

“不过我很好奇。”温皇不解,“他们见过发情期的你?写起来头头是道的。”

竞日孤鸣把杂志卷一卷随手丢进了垃圾桶:“没有,意//淫罢了。鲁迅说过:少看八卦杂志,会得老年痴呆。”

温皇反驳:“这句话不是鲁迅说的。”

他停顿一下:“是亚里士多德说的。”

默苍离彻底放弃和两位扶不起的Omega室友继续交谈,转过椅子去看电脑上的文献。

见默苍离如此冷淡,温皇叹了口气:“默先生常常觉得自己不够骚气而和我们格格不入。”

“错了。”默苍离语气平淡,“你知道为什么学校要安排beta和omega混宿吗?”

“哦?愿闻其详。”

“只是为了怕你们被自己活活骚死而需要有人来喷醒你们。”默苍离拿起隔壁桌上的抑制剂,对着神蛊温皇按了两下喷头。

温皇手疾眼快抄起床头的扇子挡在脸上,被无辜波及的竞日孤鸣吸进去两口,立刻打了个喷嚏。

“骚的人只有温皇,和我有什么关系!”作为梦中情O的代表,竞日孤鸣闭着眼睛拒绝地图炮。

竞日孤鸣心里苦,竞日孤鸣心里累。作为一个典型的BO混宿寝室,偏偏遇到的都是非典型室友。

默苍离,作为寝室里唯一的Beta,却把自己活成了Alpha。他实在太优秀,除了体能上仍然不能与Alpha一较高下,其余各项都吊打全校的A。

有时候竞日孤鸣也会跟温皇感慨两句:“默苍离先生最大的不幸就是生错了性别,不然一定是这个时代的杰出领袖……”

温皇道:“我倒觉得默先生投胎投的非常正确,他这辈子没投胎做Alpha,实在是全人类之大幸。”

竞日孤鸣顿悟,深以为然。

天意的伟大在于总是不经意间照顾着每一个人。

神蛊温皇与竞日孤鸣同样是O,却没有omega之间惺惺相惜的情义。大概是因为在这个O装B,B装A,人人都照着强者伪装自己的时代,只有温皇O的彻底,O的精彩,O的骄傲,O的独领风骚、独树一帜。

作为校园知名O权领袖,温皇毫不避讳Omega是社会弱势群体这一事实,甚至在各种场合诉说omega遭受的种种不公,积极为O权发声。他从不要求A或是B给予O多么深刻的理解和尊重,他只要争取弱势群体应得的关爱和优待。

在他担任校园论坛Omega版块版主之后,校园内O权意识显著提升。几个月前,omega连体测都被取消了,温皇在论坛上大言不惭:“这是O权的胜利,是社会的进步。”

默苍离对此嗤之以鼻。竞日颇为不解,大家都是常年体测堪堪及格的人,何必这样瞧不起。

温皇善解人意:“如果不是因为体测超负荷,怎么有机会认识冥医呢。”

竞日孤鸣合理怀疑温皇其实是凰后那本八卦杂志背后的爆料人。

“双B恋是好文明。”

“AO恋才是命定的归宿。”竞日道,“从基因上锁死。”

温皇懒洋洋地翘起腿:“你这话被那些支持双A恋双B恋AB恋的听见了,要说AO只有生理上的契合,他们的才是真爱,是超越世俗的灵魂伴侣。”

竞日冷笑:“灵魂伴侣有用吗?那怎么不说双O恋?彼此靠喷抑制剂度过发情期?”

“闭嘴。”默苍离眼风如刀,看得温、默二人颈后一凉,“要吵就去校园论坛开贴,分分钟能达到你们想要的99+。”

竞日缩了缩脖子小声问:“刚才那一瞬间我竟然真的感受到了类似于alpha的气场,你呢?”

“应该的。”温皇点头,“这男人的气味竟然该死的甜美。”

竞日瞬间被这句话恶心到遍体生寒,恨不得立刻离温皇十万八千里远。

不管竞日和默苍离感想如何,温皇对自己说出的话效果甚是满意。

竞日日常勉强抑制住搬出宿舍的冲动,坐到自己桌前登上了校园论坛。

此后的几分钟里,大家相安无事,寝室里出奇的安静。

直到竞日突然“啊”了一声。

“鬼叫什么?”默苍离皱眉。

“温皇,有人撕你!”竞日尽力牵制嘴角的肌肉,绷住笑意,避免被室友们看出他的兴奋,“快看4.0!”

校园论坛主要分三个板块,abo各自有自己的地盘。4.0就是alpha的版块名称,同时也是GPA的满分,顾名思义,alpha对自己的优秀有着不可阻挡的自信。

前任O版的名称已不可考,目前的版名叫“O洲人”。B版则叫“长城”——都是砖,毕竟“Beta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ABO自有秩序,大家一般都很自觉的在自身属性的版块活跃,互不干涉。

竞日这一嗓子,温皇和默苍离迅速爬上了平时不去的A版。

在4.0的最上方,鲜红的置顶标题上写着斗大的几个字:“平权?校园Omega真的是弱势群体吗?”

文章太长略过不看,温皇拉到竞日所说的那一段。撰稿者直接引用了温皇就“校方应当为Omega提供更多基础设施”的而作的一段发言,痛斥道:“……而所谓的O权主义者,歪曲事实,激起校友的同情心,实则是利用舆论和民意,挪用资金谋取私利。学生会的每笔资金都应当取之于民用之于民,Omega多次申请提高校园待遇,占用公共资源,压缩的正是A与B的生存空间。”

竞日也看到这,啧啧道:“这帽子扣的可太大了。”

“尤其是这位神蛊温皇同学。按照他的说法,今年要在校园内安装传送带、多增加一倍的升降机,那么下一年学生会的议题是否就该变成在校园内投放大量共享轮椅?毕竟在他眼里,omega已经脆弱的站不起来了。”

除此之外,文章还针对取消Omega体测做出了尖锐的评论。

默苍离喜闻乐见,拍手叫好:“终于来了。”

“真是勇士。”竞日看向温皇,“采访一下你此刻的感受。”

温皇盯着落款处的ID“赤羽信之介[Alpha]”,笑了笑。

“当然是……愉悦了。”

 

-TBC-

评论 ( 24 )
热度 ( 232 )

© 霜降 | Powered by LOFTER